-呓色-

用来唠嗑的小号

【维勇】交锋(ABO/短篇end)

请去结婚:

一辆……不知道怎么定义的黑车(。想写势均力敌交锋的维勇~就开起了这趟车


师生年上,想看勇利叫维克托“老师”嘿嘿嘿嘿,怕被和谐所以车的部分外链了XD


一发完无后续~




×




“真是的,勇利酒量不好的话就不要喝这么多啊。”


楼下觥筹交错,宴会的气氛正达到最高潮。维克托扶着怀中黑发的青年,青年显然是有些喝多了,神色和动作都有些迷糊,整个人大半的重量都靠在维克托的身上,走路时有些踉跄。


将黑发青年扶到沙发上睡下,又将室内的空调打高了些,青年的脸因酒而显得有些微红,将青年的西装外套脱去之后,维克托又从柜子里找出一条薄毯给他盖上。


今天是研究院内庆祝宴会,他作为宴会的绝对主角被人群所包围,等他好不容易从人群中脱出,就看到自己的学生已经被劝酒的人灌得微醺了。


“勇利?”


黑发的青年应该是真的喝多了,维克托数声的呼唤都没有得到回应。


维克托像是无奈又像是宠溺的叹了口气,细心将薄毯盖好,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


 


房门关上,沙发上的青年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翻身而起的青年脸上没有一丝醉酒的模样,动作敏捷却又轻巧,他现在在的位置是维克托的书房,这个地方他异常熟悉,就算是在黑暗之中他依旧能够准确找到维克托平时放重要物品的保险箱。


勇利知道维克托保管物品的小心,他只有一次能够尝试的机会。


胜生勇利脑中突然就产生出一个荒谬的念头。


这个密码……该不会是……


他抿了抿唇,眉心紧皱的表情预示着他内心的躁动,伸出去的手指略带颤抖的按下了一串他了然于心的数字。


锁开了。


 


“勇利。”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胜生勇利甚至没有察觉到那人步子的声音。


“老师。”即使被当场抓包,青年脸上却没有多少惊慌的表情,他站起身来,手中握着的是一支小小的试管,“你是一开始就发现了吗?”


“是啊。”维克托进门之后就将门带上了锁,他抬头看了眼前的青年一眼,语气不徐不疾,“你是为军方服务的?”


青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手中的试管被他捏紧,他并没有可以摆脱维克托的自信,就算眼前的男人早就已经从军方退出,每日都待在自己的研究室里,像是温顺的动物一般无害,但胜生勇利明白,已经深入对方骨髓的力量和侵略性从未消散过,如果真动起手来,他能逃脱的几率只有小小的二到三成。


青年不动声色地往阳台的方向瞄了一眼。


 


然而维克托的下一句话却让勇利一下子转回了视线。


“勇利,你的发情期到了吧?”


青年的身影在维克托这句话说出的时候不自觉得带上了一丝颤抖,他像是下意识想要保护自己一般往后靠去,直到身体被沙发阻挡住去路才停下脚步,窗帘未拉,逆光的青年微微低头,房间内的空调温度似乎是调得有些高了,月光照进来的时候可以看到青年裸露在外的微红的皮肤。


 


“老师,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动了。”黑发的青年背过手,从他手臂绷紧的线条可以,他像是无法忍耐一般,发出一声压抑着的低喘。


维克托上前一步的时候,属于Alpha的独特气味突然变浓,情欲兜头而来,理智和冷静在信息素涌动的一瞬间就被冲刷殆尽。




黑车点这里




然而这不是最好的时机,楼下的宴会依旧在继续,他必须想到一个办法控制这样的局面。


“勇利,要我临时标记你吗?”说出这样的话,维克托的语气和表情都是温柔的,甚至是带着商量的口吻。他珍惜眼前的青年,所以并不会在这个地方将他强行标记,而想要让青年的状态有所缓解,临时标记是最好的方法。


像是被情欲逼迫得再无任何办法,青年点头的时候发出的喘息中已经带着些许的啜泣,无措的模样着实惹人怜爱。带着水光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维克托,眼中满是恳求。


 


后颈上的皮肤带着湿意,维克托的嘴唇已经带上了灼热贴上了那一片微凉的皮肤。


然而下一秒,他感觉到了一瞬间冲击而来的晕眩,整个人好似突然就失去了全部力气。


 


“我知道老师对于一般药物都有抗性,所以特意加大了剂量。”身下的青年下意识摸了摸脖颈,他将大剂量的睡眠药物注射进了脖颈内,以至于自己在一瞬间也有了手脚发软的反应,所幸的是虽然维克托对药物有很大抗性,但这样的剂量还是成功让对方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动弹了。


 


“你没有进入发情期。”即使处于不利的局面,维克托的脸上也没有什么慌张的神色,他靠在沙发上,闲适的仿佛根本没有中计。


“是。”勇利微笑了一下,他身上的衣服依旧凌乱,脸上是情欲还未褪尽的薄红,手中滑出一个被捏碎的小瓶子,他轻轻晃了晃,道,“复合型的信息素,算是一种伪装吧。”


青年此刻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得逞之后的得意,也没有事情变故之后的紧张,他的表情很从容,甚至带着点羞涩:“老师,我把腺体切掉了。”


维克托先是一愣,他并没有觉得愤怒,也无意于指责青年的隐瞒,因为他知道Omega将腺体切除意味着什么,没有腺体的Omega在身体机能上依旧不能跟Alpha相比,甚至也还不如Beta,但他们却失去了一种有利的屏障,失去了政府的援助,成为生活在边缘的一种人。


 


“有腺体的Omega会有发情期,这不利于执行任务,而且还会惹到不必要的麻烦。”青年摸了摸后颈,将凌乱的衣服整理好后,青年又将汗湿的刘海全部捋到了后面,露出清秀好看的一张脸。


他摸了摸鼻子,原本想要举步离开,却在下一秒又绕了回来,微微欠身,语气中是满满的认真:


“只有对着老师的时候,我的情欲才是真心实意的。”


这样宛如告白一般的话语让维克托一愣,然后就笑了:“我知道。”


 


即使立场不同,青年的心意他从未怀疑过。


青年听到维克托的回答,轻轻松了一口气。


 


“再见了老师。” 


黑发的青年凑上前,在维克托的唇上落下一个如同羽毛般轻巧的吻,然后他推开了通往阳台的门,回头朝维克托歉意得笑了笑,从窗台的位置无声跃下,隐默在了夜色之中。


 


 


 


fin.




×




基友:你笔下的勇利到底是Omega还是beta(。


我:什么!难道不是分情况的吗!(吃惊


给本子打个广告←点这里~

评论

热度(89)

  1. -呓色-请去结婚 转载了此文字